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動態 > 飲食文化 >
    飲食文化

    吃出“三重門”

     “檔次”究竟是什么,常人確實難以體會,不過我記得有一句名言:花錢往往比掙錢更能顯出檔次。
        
        說咱們中國是“吃的王國”,大概也不過分。論品種,除了四條腿的板凳,大至豬牛羊狗,小至螞蟻飛蠅,貴到熊掌猴腦,賤到毛根蒿草,只要逮得著的,皆可成為席上珍品;論吃法,僅菜肴的制作就有燉、燒、煮、蒸、熘、燜、爆、扒等諸多手法,近年從國外引進一些新的烹飪工藝,可謂集洋土之大成,十八般武藝一應俱全。
        況且,在物質有點過剩的現在(盡管現在物價攀升的勢頭強勁),人的物質生活是極大的豐富了,不像六七十年代物質短缺時期那樣簡單。就整體而言,我們已不為一日三餐發愁,并且每頓都能吃上肉(如果想吃),還能進行適當的營養搭配,賴上幾菜幾湯。
        入口之物,當然不能脫離果腹充饑的基本職能,不過,腸胃的需求那簡直是不能登品味的大雅之堂的——因為這個層次的吃,很低級、很粗放的!不需要費心找地兒,各種商場的小吃城,以及街頭的“蒼蠅館子”和快餐店,如:各式面館、永和豆漿等,西式快餐的麥當勞、肯德基也可列入其中。這個層次的最高表現形式無非就是“饕餮”(自助餐為總代表)。胡吃海塞一同,興致所致,還能吆喝兩聲,劃幾下拳,甚至還可以赤膊上陣。總之,以最大限度填滿胃部為特色,終究免不了一個“俗”字,有不雅之嫌疑。談何品味?
        
        品味第一重門:口味
        
        所以,人畢竟不能等同于去年的生肖,只能以脹得飽飽為人生賞心樂事,在充腹之后,講究吃出品位的文化就必須登場亮相了。吃上的品味,又與其他流行時尚的品味有別。“口味”成了品味的第一要素、嘗酸、咸、甜、辣之味(其實川菜額外還多一“麻”字,近年來各大菜系還新增“苦”和“燙”、“焦”、“油”,成了不折不扣的“十字訣”),說也怪,同樣都是那些食材料材,廚藝不同、取法不同的人和廚師做出來,味道就在這“十字訣”內千差萬別、高下自見、異彩紛呈,一道家常小菜,也可做得精致味美、色香味俱全,而口味又人人有別——有道是您好這一口,他好這一口,取舍之間,又演化出無窮無盡的味蕾故事。奇哉!妙哉!
        吃的口味,說俗點其實就倆字兒“解饞”。好的口味、鮮的口味、著名的口味,那不僅僅是聞名前往,而且很多特別的、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家伙,還得靠你四處去“找”、去“碰”。幸運的是,現在隨便到哪里,全國的名吃基本都能找到。有人批評說,中國人光知道吃。這也那怪,我們的祖先教導說,民以食為天。農業大國的農字情結,吃也能吃出一個繁榮昌盛。愛吃沒有罪,相反能拉動內需。口味也是很強的生產力啊。光是憑著口味,就不僅讓人吃得爽,還附帶著相關人士也發財也發得爽。這里就按下不提那些發“口味財”的核心力量——各餐飲企業老板,這里單提兩位篩邊打網,發了口味邊緣財的年輕人。
        從日本拿了碩士學位回來就嫁做人婦,殳俏一直過著中午起床,讀讀書、看看狗,晚上出門下下館子的生活,因為愛吃、會吃,2002年她開通了博客"煮婦日記“,把在家燒菜的菜譜寫出來,沒想到這件很私人的事情,逐漸吸引了非常多人的關注,并開始為報紙寫美食專欄。這個衣來伸手的“煮婦”還多一“麻”字,近年來各大菜系還新增“苦”和賺錢的。
        生于80年代的殳俏雖然現在說起話來還會嘰嘰喳喳,但她已經儼然成為目前最一線的飲食專欄作家,手上的專欄有8個,遍及北京、上海、廣州的報紙、雜志。
        最近一個月,“寫吃”從業余賺賺零花錢變成了殳俏的正式工作,她到一家報社上班了,名片上印的頭銜是“美食顧問”。采訪時,剛上班的新鮮勁兒還沒過去,殳俏說她每天都會第一個到辦公室,搶著打卡。但說到工作,她自己卻樂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來這兒的工作到底是干嘛。每天上班都會帶一大堆零食,擺得電腦旁邊都是,還分發給所有同事。”
        據說老板告訴摸不著頭腦的殳俏:“你只要坐在這兒就好,錢就會跟著來了。”果然,沒多久,她在報上的專欄就把冠名賣了出去,會吃的才女成了報社的“財女”。
        與殳俏的誤打誤撞不同,鄒凱鵬從創建夜魔網之初就知道“會吃”是個能賺錢的資本。“原來我做金融的時候,同事、朋友總會找我咨詢,甚至點菜就直接撥通我的電話給服務員記錄。很多店的菜單我不用看就知道有幾個好吃的。”
        這樣的事情多了,鄒凱鵬發現這是可做的事。“這是一個特別大的機會,人們有這個需求,想知道哪兒有好吃的,但是很多的城市網站更像一個檢索的數據庫,里面只有對場所的羅列和介紹,沒有感受和體驗,市場一片空白。其實菜好吃不好吃和菜名、菜系這些都沒關系,是純感受,需要一個平臺讓更多愛吃的人說出來。”
        于是,他和兩個朋友投資做了夜魔網,里面有各種特色店的報道,還集中了一大批愛吃的網友。他們給餐館做的一攬子計劃極為細致,最多的時候有80多條。“更多的人做生意是想從別人身上挖出金子來,而我是整合吃的資源。因為我喜歡吃,所以覺得現在做的事有趣,這就是我的最大動力。”
        鄒凱鵬的野心是想把吃的生意擴展到本地的全部娛樂生活,成為全中國的文化娛樂中心,“你只要想到哪兒吃、哪兒玩兒都會想到我的網站。”
        
        品味第二重門:境界
        
        好了,各大菜系以及它們的演變和嫁接,自有以上的各類從業人員、吹鼓手和美食家群體去描繪分析,高舉它們在口味和美食史上的美妙圖景以及佳話傳說,此不贅言!現在,當吃“口味”到了一定份上,我們就見到了品味的第二個要素,就是“境界”——同“口味”一樣,“境界”也基本屬于大家,而且文化味兒重了,它不僅考慮到飯菜的味道本身,而且更要考慮到食客的心情、修養乃至就餐的事由和場合了——
        “聚會”首當其沖。此境界重在這個“聚”字。家人、朋友、加班聚餐等都屬于這一類。這種吃的引申含義。逢年過節、生日聚會、升遷發獎,友人來訪,隨便找個理由都可以去趟館子,這是一種禮節上的習慣。這種吃講究個熱鬧,不需要太豪華和奢侈。金百萬、金鼎軒、小土豆、稍微高檔一點的川菜館如巴國布衣等之類都可以滿足需要,高檔一點的還可以去吃一些比較流行和有名氣的館子。
        “宴請”極具中國特色,而且很不幸,它與“腐敗”多有勾搭。它以“招待”為主。商場招待、官場招待、公務招待、上下級招待、危機處理招待、重大事情招待等都屬于這一范疇。這種吃不以“吃”的本質為主旨,關鍵在于這個招待背后的目的。所以,這種吃重在講究一個排場,價錢昂貴,因此也多以公款招待為主。這種吃都有一個共同點,大多都是在“包間”進行,所以,對館子的要求要嚴格一點。如各大賓館飯店的豪華餐廳、知名大酒店等,海鮮、魚翅、鮑魚宴、官府菜等。但這個境界的吃難免給人一種暴殄天物之嘆,吃后回來,卻又發現沒有吃飽。
        “養生”是個古法出新的潮流。本來傳統文化就比較講究“食補”,也可以看著是大吃大喝在認識觀念上的一種理性升華。這種吃多以正宗的煲湯為主:甲魚湯、老鴨湯、野山菌湯等,足足地燜上十多個小時,滿滿地端上來,味道純正,飽飽地喝上一頓,無比滋潤,真乃人生一大幸事,就是從心理上對積勞的身體也是一個安慰。而且,隨著雞鴨豬樣金暖瓶“散步”,蔬菜瓜果到溫室“享受”,魚貝蝦蟹在池塘“暢游”,人們吃喝的味道越來越差勁了,面不硬了,肉不香了,瓜不甜了,魚不鮮了,“味同嚼蠟”,于是乎,講究綠色食品,提倡“無毒餐飲”、原汁原味,也成了養生的一大分支。
        “約會”可以說是現代人的特殊感情交流方式。請注意,這個“約會”和前面所講的“聚會”完全是兩碼事。祖國文字博大精深,含義精妙也!這里強調一點,約會時吃的已經不是“物”,而是“情”。大多的時候,點的多,吃的少。這種吃千萬不要是兩個同性別的人,以免讓人誤會,最好也不要是夫妻,因為已過了“約會”的階段。凡事到這種地方來吃的,兩人之間大多都有一種心靈上的默契,說出來就變得俗,不表現出來又壓抑。于是,以一個“吃”的借口“會”在一起,吃也吃了,談也談了,盡管大多的時候沒有吃。適合這類吃的館子如:茶餐廳、有餐飲服務的咖啡店,而且一定還要有柔軟的沙發。
        “獨酌”那就難以言狀。看似簡單,實則滄海桑田盡在其中!吃什么不太重要,關鍵是一個寥落的心情,要么傷感、要么閑適。這種館子一定要是隱匿在很深的巷子里,店面古樸,又十分寧靜。這個時候還應該有一瓶古典的酒,最好屋外再飄著零星的雨絲或雪花。一個人淺斟低酌,物我兩忘。惟一的遺憾是,這種店已經很少有,恐怕只有在夢里才可以見得著。
     
        品位第三重門:檔次
     
        這個階段,嚴格地說,只屬于少數人而已。據有人分析,構成此中“檔次”的要素有三:一曰稀,別人從未吃過甚至從未想到的,即能開天下之先者;二曰貴,不怕價格是天文數字,愈貴愈顯氣派;三曰雅,吃的環境必須優雅,所謂非星級酒店不進,非名貴餐具不用,非秀色可餐的小姐侍候和助興不動杯箸,三者任缺其一,“檔次”就煙消云散了。
        這樣好嗎?不好。古話說“物極必反”,周易云“亢龍有悔”,都是講一個事物發展過頭了必然走向反面。吃的品位也逃不出這個客觀規律的“魔爪”!比如上萬元的一席的所謂“黃金宴”即是一例,將一克24k的黃金打制成只有萬分之一毫米那么薄的金箔,再把金箔制作菜肴食用,這種吃法,菜的味道之優劣已經無關緊要,追求的唯有更高層次的享受——以金為榮的闊“品味”。
        吃“品味”的無非兩種人,一種是所謂大款,錢多得發霉,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花了的才是自己的,一擲千金不足惜;另一種與之相呼應的是相聲大師們戲稱的那種公款,用公家的錢擺闊,為著自己追求更高層次的享受,老百姓的苦辣酸甜,安危冷暖早已丟到爪哇國去了。(請參考本文內“宴請”的內容)這就怪不得吃不到“檔次”的普通百姓,往往把這種更高層次的享受與某些丑行聯系在一塊,諸如說坐吃山空,揮霍無度,燈紅酒綠之類,殊不知這是財富的顯露,身份的象征,當年比皇上還“上”的慈禧,據說一頓飯就要上一百二十八道菜,山珍海味,無所不有,有人計算過,如果折合成小米,足可夠當時一萬五千個農民飽餐一頓。其實“老佛爺”之所為才顯出皇家的超級品味,否則何以為九五之尊富有四海?同樣而今的款們也象常人一樣只求填飽肚子,還叫什么時代的佼佼者?至于后來出現慈禧還在“滿漢全席”桌邊洋洋自得時,洪秀全的土炮和八國聯軍的洋炮的硝煙味已彌漫大江南北和直逼北京城了,吃“品味”的人們大概是至今沒有聯想到這兩種“味”之間的因果關系的。
        “洋款們”是否也有吃檔次的嗜好,我未考證過,不過,倒是經常讀到有外國客商因中國某些合作者招待的宴席太豐盛而不敢來投資的報道,盡管他們有的已躋身世界巨富的排行榜,但在這一點上,“洋款”似乎比我們的某些“土款”膽怯和小氣得多。前不久,據報載,南方某城市一家企業經理與美國客商初步談妥了一筆生意后,便將對方拖進一家豪華酒店,端上二十道高檔菜招待以顯示自己的實力和氣派,誰料這位客商當晚在寫給自己的妻子的郵件中說,他喝得爛醉,根本不知道控制自己,跟這樣的伙伴合作不放心,因此我已決定撤回與這個人合作計劃,“洋大款”沒有品出個什么味來,倒被這頓盛宴嚇得溜之乎也,不知“土款”們心中是何滋味?
        “檔次”究竟是什么,常人確實難以體會,不過我記得有一句名言:花錢往往比掙錢更能顯出檔次。不信只要看了李嘉誠、邵逸夫先生等這些真正的商界巨子怎么花錢的,便會一目了然。至于那些揮霍巨額公款吃“檔次”的敗家子,最好讓黑臉包公給他們來一頓“最后的晚餐”,或許這些人那時才能真正品出其中的滋味。
     
    發布時間:2019-06-14   點擊數:   發布者:管理員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13種粥的做法,溫暖你的胃
    福建22选5走势图